Skip to content

環境荷爾蒙與食品安全

十二月 4, 2009

“研究證實 男性當心 清潔劑成精子殺手”。或許是這樣聳動的新聞標題,讓“環境荷爾蒙”(Environmental Hormones)這個名詞,再度站上一天的新聞版面‧事實上,相同的戲碼幾乎每年都會出現;只是,也一如每天更換的新聞標題,這個攸關人類未來的議題,大概也只能維持很短的注意力。
壬基苯酚 (Nonylphenol ; NP)這個在國內的河川中流布廣泛的化學物質,是環境荷爾蒙的一種。研究證實NP進入體內,會減少男性精子數量。而市售非離子界面活性劑的清潔劑中,80%含有壬基苯酚聚乙氧基醇類 (4-nonylphenol polyethoxylates; NPnEO)成分。NP不是天然存在環境中,而是以NPnEO型態隨清潔劑,排放到河川後,經水中微生物分解產生。NP的結構與動物雌激素結構相似,進入雄性動物後,影響內分泌,產生“假性荷爾蒙作用 (Pseudo-hormonal Effect) ”,使雄性動物雌性化。目前台灣NPnEO年產量約六萬六千多公噸,半數以上出口,其他則供國內民生與工業清潔劑使用。因台灣廢水妥善處理率低,民生與工業廢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至河流,造成環境衝擊嚴重。
荷爾蒙是由動物內分泌系統(Endocrine System)所產生的化學物質。這些化學物質只要極微小的濃度,就能夠調節動物的各種生理與生化功能。但是,現今的環境裡,卻充滿著許多類似功能的人造化學物質。美國政府在1996年首先提出會干擾生物體內分泌系統之化學物質,必須加以管制,並組成「內分泌干擾物質篩選暨測試顧問委員會(Endocrine Disruptor Screening and Testing Advisory Committee ; EDSTAC)」;同年Theo Colborn, Dianne Dumanoski, John Peterson Myers 發表「Our Stolen Future《失竊的未來:生命的隱形浩劫》」一書,具體的舉證可能具有干擾生物體內分泌的74種化學物質,並定名為「外因性內分泌干擾物質(Exogenous Endocrine Disrupter Substances; 簡稱EDS)」。日本則在1998年根據美國EDSTAC與許多學者的研究報告,率先公布70種的可能環境荷爾蒙化學物質(67種有機化合物及3種重金屬)。我國行政院環保署則是於1998年,開始相關資料搜集,在網路上闢建專欄網頁探討。日本環境廳所公佈的70種環境荷爾蒙化學物質,已有15種經環保署公告為毒性化學物質,予以禁用或列管;另外篩選出25種,已列入建議列管名冊中。 c
根據國內環保署以及日本的資料,包括多氯聯苯、戴奧辛、石棉、農藥、殺蟲劑、DDT、以及重金屬(如汞和鎘)…等,至少有70多種的化學物質,以及畜牧業經常使用於雞、豬、牛…等動物身上的生長激素,或其他促進生長的化學藥品,都會對人體的荷爾蒙產生干擾。可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內分泌系統,造成內分泌系統的失調。這些化學質統稱為「內分泌擾亂化學物質」(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,簡稱為EDCs),在日本則稱之為「環境荷爾蒙」,是由橫濱市立大學井口泰泉教授與日本NHK電視所創的「環境ホルモン」,泛指「來自環境的內分泌干擾物質」的一些人工合成化學物質。簡單來說,環境荷爾蒙是一種存在於環境中、干擾荷爾蒙作用的人工合成化學物質。它經由食物鏈吸收,進入動物體內後形成假性荷爾蒙作用,傳送假性化學訊號,干擾內分泌機制,可能影響生物體生殖機能或引發惡性腫瘤,對懷孕期胚胎或成長初期影響頗大。事實上,避孕藥的避孕效果,就是利用藥物干擾體內荷爾蒙的結果。其計算單位多為奈克 (ng; 十億分之一)或皮克 (pg; 兆分之一 ),也就是說,只要非常微量就會產生影響。
環境荷爾蒙可怕之處,在於這些化學物質於環境中微量存在,對人類的影響卻非常深遠,且在人類文明生活中,又無所不在,其結果終將威脅到人類族群之存亡,禍延子孫。現代人的一些文明病,諸如:久婚不育,男子精液減少,精蟲密度降低,性無能,男女中性化,免疫系統失調,癌症好發,可能均與環境荷爾蒙化學物質有關係。又環境荷爾蒙化學污染物經由母乳傳給下一代,致嬰兒產生學習障礙,甚至於精神異常,產生過動兒,兒童暴力傾向,注意力無法集中,智商降低,有些學者亦歸咎於環境荷爾蒙之作祟。
綜觀日本環境廳公告的70種疑似環境荷爾蒙化學物質,概略加以分類如下:(一)殺蟲劑或其代謝中間產物:此類化學物質計有26種,主要包括國內已經用或未允許使用的有機氯殺蟲劑農藥,如滴滴涕(DDT)等。(二)殺菌劑:計有9種,與前述殺蟲劑一樣,在台灣有些不曾使用,有些禁用,其餘亦均依農藥管理法管制。(三)除草劑:亦有9種依農藥管理法管理。(四)塑膠之塑化劑:亦有9種。如鄰苯二甲酸二(2-乙基己基)酯(DEHP),及鄰苯二甲酸二辛酯(DOP),此兩類物質在工業上廣泛使用在聚氯乙烯(PVC)、聚丙烯(PP)及聚乙烯(PE)的生產,也可做為可塑劑、塑化劑等用途之上。
日常生活中的塑膠產品、管線、電線、汽車等產品等都含有。國內業者使用DEHP添加於製造各項塑膠用品,使用DOP做為聚氯乙烯、氯乙烯共聚物及纖維素樹脂等的塑膠加工。我國家庭垃圾更有30%以上屬於塑膠廢棄物。塑膠成型時所使用的塑化劑,多具有環境荷爾蒙的效應,因此塑膠的餐具、冷凍食品包裝、食品保鮮膜、注射筒、玩具,甚至油漆、橡膠管、塑膠袋、血袋、印表機的墨水、殺蟲劑、化妝品、真空泵油,及用來測試空氣的過濾系統都含有。食品中的塑化劑除從包裝中溶出(特別是微波加熱食品),國外文獻也發現,處理冷凍食品的作業員,其所戴的塑膠手套,也會污染食物。
(五)醫藥、化工原料合成之中間產品:計有6種,多在化學工廠內使用。(六)有機氯化物之污染副產品或香菸煙中之芳香族化合物:計有3種,其中以戴奧辛(Dioxins)、呋喃(Furans)廣布於空氣、土壤、底泥、甚至於食品、乳製品中最為令人憂心。(七)熱媒及防火材料:有2種,其中以多氯聯苯(PCB)最惡名昭彰,雖已禁用多年,但在環境介質中,仍時常檢出。(八)界面活性劑之代謝分解中間產物:非離子界面活性劑廣用於各種民生日用清潔劑、乳化劑中,其代謝分解物在台灣溪流水中,曾多次檢測出。文獻報告,此等化物具有生物轉移,生物濃縮現象,亟待全面調查。現在盛囂塵上的壬基苯酚(NP),及雙酚A(Bisphenol A ,簡稱BPA)即屬於此類化學物質‧(九)有機錫:共2種;計有作為魚網之防腐劑及船上抗腐蝕油漆的,有機錫化合物三丁基錫(Tributyltin, TBT) 對種魚產精產卵能力的影響以及三酚基錫(Triphenyltin, TPT) 對受精卵和小魚之傷害。過去北部沿海發現之秘雕魚,即懷疑有機錫惹的禍,惟其污染多侷限於沿海。(十)重金屬:計鉛、鎘、汞三種,亦列為內分泌干擾之疑似物質。
環境荷爾蒙已經由環保議題轉成食品安全的話題。事實上,環境荷爾蒙物質大多為已知的化學性污染物質包括農藥、重金屬、碳氫化合物、鹵素有機等,只是在濃度上的限制必須由化學分析的 %或ppm濃度進一步的將偵測濃度提升到ppb甚或ppt等超微量分析為主,故食品安全研究必須跳脫一般傳統化學分析的範疇,而以更精密的分析技術與儀器設備包括氣相層析質譜儀(GC/MS), 液相層析串聯質譜儀(LC/MS/MS), 以及離子電漿質譜儀(ICP/MS),針對有機非極性物質、有機極性物質以及無機金屬離子進行超微量分析檢測,以期確實掌握食品原物料與產品在現代新食品安全定義下的保障。

廣告
No comments ye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